第36章 36

今夕何夕 夏诺多吉 1446 字 5个月前

孟君宁干不出来录音这种事儿。不过他记忆力惊人,他清楚地记得季医生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。

季医生从头到尾都没提自己已经看出来他喜欢陶溪和,也没有明说希望他跟陶溪和保持距离之类的酸话。

他先讲了讲他跟陶溪和从小一起长大的故事,又提了提他和陶溪和的这段婚姻。这部分内容提炼出来就是一句话——他跟陶溪和是命中注定的天生一对。

陶溪和手拿的什么剧本,扮演的是什么人设,孟君宁跟姐姐孟君好比谁都要清楚。季医生口中的命中注定,是陶溪和的一腔孤勇促成的,如果没有陶溪和主动,季医生不会跟她有故事。

孟君宁却一句话也没有反驳。季医生今天能找他出来谈心,目的又如此可爱,他替陶溪和感到幸运。

他爱的女孩,婚姻是美满的。女孩嫁对人了,他只想祝福她。其余的,交给命运。

后半部分,季霆跟孟君宁聊陶溪和的事业。孟君宁觉得季医生真的很有风度,他完全站在一个丈夫的立场上,为妻子未来或许会遭遇的风浪做风险评估,不吝啬让蛰伏的情敌去做妻子的领航员。

“你姐姐去旅行了,溪和身边最了解她的人就只剩下你了。江遥的纪录片一旦上线,你们或许会面临很多种不同的声音。国内的大环境跟你们在英国时不同,溪和不一定能适应,如果她情绪受影响,还希望你多劝着点儿,让她不要太偏激地去做回应。”

孟君宁有被触动到,他开玩笑:“季医生就这么放心我啊?”

季医生笑得比他更松弛:“小孟,你是很懂女孩儿的人,比我年轻的时候有本事多了。我那儿收集了不少你的故事,你但凡做出点儿让我不放心的事情,我就把你的故事讲给溪和听。”

“哇哦。”孟君宁碰一碰季霆的咖啡杯。季医生两句话里藏着十句话的意思,暗指什么,孟君宁一听就懂。

因为他懂,所以他才跟方幼宜说,他是个很糟糕的人。他并不是真的觉得自己很糟糕,而是他偶尔需要拿世俗的标准去衡量自己的某些行为。陶溪和偏是个追求纯粹的主儿,她倒不是要身体的纯粹,她要的是感情里的身心合一。

如果孟君宁告诉她,他一面暗恋她,一面不断跟别的女孩上床。她大概会陷入逻辑怪圈。

孟君宁不断追求刺激的同时,日渐把这份爱慕深藏。有什么办法呢?

他认识这姑娘的第三天,她就坦坦荡荡地告诉他,她心里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。那个人跟她有超过十五年的情分,除了他,她这辈子不会爱别人。

她说这句话时的神态是那样笃定,拿他鞭策自己进步时的状态是那么沉浸。孟君宁不是输给出场顺序,也不是输给那个男人,他是心甘情愿地输给她,输给她这颗矢志不渝的真心。

陶溪和在手机的另一端催促孟君宁交出录音。

孟君宁:[没录。]

陶溪和:[行吧,那他说了什么。]

孟君宁发过来一张备忘录的截图,是季医生说过的原话。

季医生真可爱。

陶溪和边看边想。

季霆回家后继续演,说老同学好久没见面了,聊的很开心,所以才这么晚回来。

陶溪和问他:“没喝酒?”

季医生摇头,随后看见陶溪和面前的酒杯。他走过去,识趣地给自己添了个杯子,“你今儿晚上好兴致,我陪你喝一杯吧。”

陶溪和摆摆手,拉住他,让他跟自己一起去书房。

她给季医生准备的临别礼物是几个移动硬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