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34

今夕何夕 夏诺多吉 3094 字 5个月前

关于江遥的故事到底要以一个什么样的形式输出,工作室的小伙伴们争论不休。大家激情探讨时,江遥沉默地站在窗边抽烟。

散会时接近下午四点,陶溪和开着她的小破车,带着江遥、方幼宜和新加入的孟君宁离开市区,去赴一场绮丽黄昏。

车停在四十公里开外的一个幽静的水库边上,陶溪和从后备箱翻出来她的相机跟三角架、零食和啤酒,还有复古充电小音箱和若干装饰灯具。

孟君宁播放他跟陶溪和之前在英国常听的歌,替女孩们布置好嬉戏的场地,“来吧,今夜你们三个尽管闹,结束后我一个个安全把你们送回家。”

江遥是酒鬼,几瓶酒下去,拘谨的状态就收了回去。她大呼认识陶溪和她们,是她这几年最大的收获。

“江遥,站到岸边去,我要给你拍照。”陶溪和脱掉江遥的外套,里面是一件白色长裙。

粉紫色的云层堆在天边,甘当江遥的背景。她举着酒瓶踮着脚转圈、大笑,搂着方幼宜亲吻她的脸颊,孟君宁牵着她的手邀请她跳华尔兹,她快乐的像个精灵。

陶溪和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幕幕,把江遥的蜕变和新生定格在这场落日里。

女孩的脸生动、明艳,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里,看不出往日沾染的污.秽。在这之前,陶溪和记录了江遥的无数种状态——

蹲在出租屋的地板上捡七零八落的烟头时,她呆滞的双眼;深夜失眠时,她垂在床沿的黑色发丝和白皙却无血色的手臂;回忆起被侵犯的过往,她捂着耳朵无声流泪;和姐姐还有妈妈通电话时,她低垂的眼眸和紧咬的下唇。

直到今天,陶溪和的相机里终于有了一个回归明亮的女孩。

夜幕彻底降下来后,大家席地而坐。

陶溪和按下江遥想点烟的手,对她说:“输出的过程会反复踩你的痛点,被大众看见、评头论足,更是一场残酷的心灵对抗。如果你现在说不愿意,我们就到此为止。其实现在你好起来,我们的初衷就已经实现了,别的都不重要。”

方幼宜也表态:“江遥,抛开你是工作伙伴的身份,遵从你的内心吧。”

江遥的手指来回捻着烟蒂,她抱着膝盖看向悬在天边的一颗星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孟君宁又给女孩们开了一打酒,他递给江遥酒的时候,顺手点燃一根冷烟花,送到她手心里。

江遥拿着这一簇光亮,眼眸里注入神采。她看向陶溪和:“做纪录片吧,我们俩的无数次对谈,我在工作室里的各种状态,你在我的出租屋为我拍的短片,都是素材。我不要别人来演我,我要把我的故事讲给跟我有同样遭遇的女孩们听。”

陶溪和拥抱她,方幼宜也抱住她。三个女孩紧紧靠在一起,成了孟君宁这一年见过的最温情的画面。

收拾东西装箱时,方幼宜和孟君宁意外撞上视线。

“忘了跟你说一声,欢迎!”方幼宜朝孟君宁伸出手。

孟君宁轻轻拍了下她的掌心:“谢谢方学姐。”

孟君宁起身,抱着纸箱往车的方向走,方幼宜看着他的背影,微弱地呼出一口气,这股情绪快消散时,她想起昨夜陶洲和从背后拥住她时说的那句“试试吧”。

她没有给陶洲和答复,因为她还没搞清他是要跟自己试什么。

固定床伴?还是女朋友?

她觉得前者的概率大于后者,却不好问出口,他要的到底是什么。

没喝酒的孟君宁开车,喝多了的江遥坐在副驾上睡着了。音乐声飘荡在车窗里,陶溪和跟方幼宜窝在后排讲小话。

陶溪和依然很八卦到底是她大哥更好还是孟君宁更好,她问方幼宜:“昨儿晚上你跟我大哥怎么开始的?”

怎么开始的?

新婚燕尔识趣地先离开之后,她“顺理成章”地坐上陶洲和的车回家。然而陶洲和压根没往她家的方向开,上车后,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说车上,是哪一次?”

她被他带到那间公寓。没有人气儿的房子里,很快有了人气儿。

陶洲和没带任何目的,像招待尊贵的客人,给她煮了他自己爱喝的茶。跟她坐在露台上,一起看平京初春的晚景。

他们的共同话题永远从陶溪和开始,又讲到季医生。陶洲和在她面前嗤笑一声,仿佛回到他较真的少年时代,说了句季医生的坏话。

她当即觉得这个男人幼稚的可爱。

陶溪和听到这里,问:“我大哥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,没让季医生在女人身上吃过苦,真是太便宜他了。”

陶溪和安静地翻了个白眼。

陶洲和说完这句话之后,方幼宜问他:“那你呢,在女人身上吃过什么苦?”

他摇摇头,笑一下。他的故事是跟他煮的茶一样,是敛在味觉里的,需要人品,诉说是多余的事情。

后来又是水到渠成。从阻隔露台和客厅那道玻璃门开始,方幼宜的手掌需要抓着窗帘才能撑住自己,她觉得她又变成了深海里独自泛舟的冒险家。

第三次,竟比第一次还要急不可耐。话到嘴边又收回的淤堵心理,倾情糅杂进对方的呼吸里、身体里。

在沙发上、在地毯上,去到餐桌,经过走廊,最后她趴在一副巨大的油画前,迷离的眼睛里投递进满目的玫瑰花丛,她伸出手,什么也没触到,只在汹涌的浪潮里触到自己蓬勃跳动的心脏。

……

谈话之间,方幼宜的目光虚虚地落在孟君宁的侧脸上。她很确定的是,她的身体已经遗忘了这个男孩,但是心里仍有残余的得不到的遗憾。

她对异性所有的偏好,孟君宁全中。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如果孟君宁没有暗恋的女孩,那她一定会倾其所有地赔上时间,开启一场追逐他的旅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