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第55章

今夕何夕 夏诺多吉 3227 字 3个月前

直到夏天来临,陶溪和也没有彻底搬回他们的小家。出租屋离工作室近,家离平京医院近,她跟季医生都非常忙,下班太晚会各自回各自的“领地”休息。

他们约定好,在一方忙一方不忙的情况下,不忙的那个迁就忙碌的那个,要主动“投怀送抱”。

单身独居女性的纪录片上线后,工作室开始第三次扩容。同期,单亲妈妈互助的项目得到一笔融资,整个项目新增了更全面更合理化的女性医疗资源整合。

这日陶溪和跟方幼宜和资方的负责人一起吃饭,对方是一位四十出头的精英女性,行事干练又不乏细腻,交谈过程中,她透露,早在一年多以前,季医生就高瞻远瞩地跟她吃过这顿饭了。

“季医生?”方幼宜很是诧异。

“是,那会儿他就发过你们的案例给我,但是叮嘱我,说他太太自尊心很强,他找我只是为了了解太太的领域,等未来有一天,你们的项目计划书真到了我手上,我客观评断就好,不必顾及我跟他相识。”

方幼宜对陶溪和笑笑:“这还真是季医生会做出来的事。”

“陶小姐,你们夫妻俩都是很优秀的人。季医生早年轮岗到急诊的时候,救过我母亲的命,那天如果不是他机敏地做出判断,且不嫌弃我母亲满身污秽,及时救治,我大概已经失去了我母亲。”

陶溪和垂眸道:“这对他来说,只是在履行一个医生的基本职责。他的确很敬业,很优秀,我能变成现在的我,他影响了我很多。”

驱车回工作室的路上,方幼宜感叹,季医生要是不做医生,去了生意场,绝对是个气势不输陶洲和的人物。

陶溪和玩笑道:“你这句,我竟不知道你是在夸季医生还是在夸我大哥了。”

去年江遥事件,孟君宁擅自把陶溪和的原稿更换成季霆的修改稿,方幼宜对这件事情是持支持态度的。她理解季医生的用心和大局观,这个做法对陶溪和来说有些冷情,但对事件本身,绝不是无情,反倒是一个克制中有理性思考的收尾。陶溪和在这次事件后迅速成长,季医生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方幼宜很羡慕他们两人共情且相似的部分,更欣赏他们利用因工作经历不同而造就的个性偏差,完成了事业跟情感的互补。

最近,她偶尔也能在和陶洲和的交锋中感受到这种乐趣。

工作室逐步做大,方幼宜的职务属性再次发生变更,陶溪和主要负责核心战略,她兼任商务与管理。她再次虚心地跟陶洲和学习如何做一个“生意人”,陶洲和不再拿腔拿调地“指教”她,用经验凌驾她的意志,而是耐心陪伴她成长。她受益颇多,在真诚的学习过程跟关系磨合中,看到了霸总人设背后的陶洲和。

方幼宜说:“说到你大哥,他跟季医生的关系还真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前几天,季霆跟陶洲和一起去听某哲学教授、著名心理学家的两性关系讲座,之前因为葛教授离世,他们错过了第一期,所以第二期的邀请函一发出,他们俩就立刻报了名。

那天到场的男士很少,大多都是业内人士或者是被伴侣强行邀约而来的。他们俩认真且专注地听完两个半小时,散场时还主动购买了教授出版的相关书籍。

两个男人交流心得,得出的最有效的结论是——爱是真正的平等。

爱侣之间,大可不必把对方当成小孩去施展以上对下的关爱,也不要把对方看成是附属品或者是一种容易被忽略的惯性。平视对方很重要,包容对方的特性和棱角以及不断审视自己的不包容,也很重要。

他们两对都有着年龄差,在磨合的过程中,他们逐渐意识到,两个年轻的姑娘身上的韧劲是一股鲜活的力量,他们接纳、学习并吸收,对自身成长也很有助益。

成长跟年龄无关,爱带来的成长会让人忽略年纪,让心态永远青春。

某人忍不住提到那个比他们小很多的追风少年:“谁还没有年轻的时候呢,身上没有这么多责任之前,我们俩哪个不是既率性又有冲劲。”

另一位淡然地笑笑:“我们现在也很年轻啊,依然可以率性有冲劲。只是再也不要打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