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第54章

今夕何夕 夏诺多吉 2352 字 5个月前

走廊上有别的客人经过,陶溪和一把将季霆从地上拉起来,拽回他的房间。

两个人坐在沙发上,中间隔着一个抱枕。陶溪和努力想找话说,“你饿吗?”

“你饿了?”

她不饿。

季霆还是替她点了夜宵。

陶溪和坐在沙发上打量这个三十三岁的男人,脑子里像播放幻灯片,把他的十岁、十五岁、十八岁、二十岁、二十四岁……三十岁,通通回顾一遍。

太多片段记忆犹新,点点滴滴的相处,温馨美好的瞬间,诚惶诚恐的靠近,心酸遗憾的放弃,深藏于心的想念……

“想什么呢。”季霆把他们之间的抱枕拿开。

陶溪和从侧面抱住他,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,也不说话。

“你的戒指呢?”季医生问她。

戒指在她办公室的保险箱里。

“回去之后戴上。”他揉捏她的无名指,“其实那个款式我挑了很久,但你好像对仪式感很强的东西都不太在意。”

比如婚纱照他们到现在也没拍。

“很贵。”他又强调。价格对陶洲和那种大佬来说的确不算什么。对他来说嘛,是他大半年的工资罢了。

陶溪和对仪式感强烈的东西,确实持有一种平常心。她小时候就幻想过长大后嫁给季霆,但幻想的主要内容,是跟他结婚后能无所顾忌地占满他的时间,她没有想过婚礼,婚纱、戒指这样浪漫的元素。

老太太跟老爷子过着甜蜜朴素的一生,她觉得她跟季霆哥哥的这辈子大体复制、部分升级就ok了。

“季医生破费了。”陶溪和那时候还是个穷鬼,她没有给季霆买任何新婚礼物。这两年的生日,去年是领证,好日子重叠,他的生日为结婚纪念日陪跑,今年更是一笔带过。

两人心有灵犀。季霆说:“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好像忘了庆祝。”

“你生日也忽略了,你要是不说你三十三了,我还以为你二十出头呢。”陶溪和开了句玩笑,试图掩盖她今年的“粗心”。

季医生趁机问她:“你会觉得我老吗?”

“你指哪方面?”

“正经点儿。”

“那方面还行。毕竟我也没体验过比你年轻的。你……就还行。”

季霆捏住陶溪和的下颌骨:“重新说。”

“很行。”

“我是让你正经一点儿。”季霆气笑了,又自己蹦出一句:“我行不行,每次看你的表现就知道了,我当然很行。”

“……”陶溪和正经说道:“我没觉得你跟我有很深的代沟。可以了吗?”

“那……身材跟脸呢?跟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比,怎么样?”季医生这句语气有点迟疑。他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?跟那些毛头小子又有什么好比的!

陶溪和暗自思忖了一会儿,评价道:“你这么养生的一个人,身体年龄起码比实际年龄小三岁吧。”

“只有三岁?”

“那五岁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现在该我问了!”陶溪和占据主导权。

“来。”

“你觉得你跟我之间有代沟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……”陶溪和严肃道:“说说,哪方面。”

季医生不假思索:“我有时候会跟不上你的脑洞。”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你想耍我的时候,我就一定会被你耍的团团转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耍你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