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第52章

今夕何夕 夏诺多吉 2712 字 5个月前

陶溪和的二手车出了点问题,这次三个女生开陶洲和的车。陶溪和没开过陶洲和的车,战战兢兢的,一路上都在撺掇方幼宜来开,说她来开,就算是磕了碰了,陶洲和也不会计较。

方幼宜:“屁咧,我又不是没开过这车。之前倒车蹭掉了点漆,他说我没脑子说了三天,还怀疑我驾照是花钱买的。”

梁贝贝大吃一惊:“大哥竟然是这样的霸总!他不是应该说一句没关系,然后打开他的车库,任你挑选你能开顺手的车吗?”

“贝贝你真可爱。”陶溪和笑道,“我大哥的车没有符迪哥多。他挺节俭的,也很惜物。”

陶老爷子管教陶洲和很严格,从小就束缚他的公子哥做派。他当初留学的生活费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赚来的,现在拥有的一切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打拼而来。

梁贝贝听后叹口气:“季师兄也是个很简朴的人,不爱豪车,从不跟别的男人攀比。所以他们几个,只有符迪是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。”

陶溪和:“符迪哥是最单纯的,那两个都是老狐狸。”

梁贝贝:“单纯?拜托,他前女友凑在一起参加婚礼的话,能有两桌了吧。”

陶溪和哈哈大笑。

方幼宜问梁贝贝:“你跟符迪不会还在精神恋爱吧?”

梁贝贝摇摇手指:“通关了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一言难尽。”

“不怎么样?”陶溪和问。

梁贝贝清了清喉咙,“也不好这么说。”

陶溪和敛笑道:“他是不是花活儿特多的那种。”

梁贝贝打了个响指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方幼宜笑得前仰后合,“陶溪和你怎么回事啊,哪个哥哥你都不放过。”

陶溪和是根据符迪的性格分析而来的。他难得得到一个机会,可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展示自己的能力嘛。

梁贝贝承认自己是性冷淡,说:“他花架子多,只能说明他经验丰富呗。说实话,我前任技术比他还好呢,可是搁我身上都是白搭。那天到最后,我差点儿睡过去,是真的想睡,不是累。”

方幼宜笑过之后问:“你一点也不享受吗?”

“……暂时还没找到做这件事儿的快乐。”

陶溪和跟她们分享,她有一个过着无性生活的已婚朋友,婚姻质量却出奇的高,两个人表达亲密关系的方式很特别,外人看他们,会觉得更像是挚友,他们彼此的心灵契合度非常高,少了“性”这种传递爱意的方式,他们的感情生活丝毫不受影响。

梁贝贝点点头道:“我能接受符迪以后受不了我这样跟我分手,同样的,他要是不尊重我,我也会果断跟他分手。没什么大不了的,大家找合拍的人最重要。”

“酷。”

-

符迪的车够坐六个人,姑娘们不稀得坐,非要自己再开一辆车,他还挺生气。他碎碎念着,陶洲和听得头疼,让他闭嘴。

“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俩考虑嘛,加起来快七十岁的人了……”

陶洲和:“……”

季医生:“你管好你自己。”

符迪继续“犯贱”:“你们俩,有多久没那个什么了。”

“你有病吧。”季霆跟陶洲和异口同声。

男人们很默契,他们从不聊床笫之事。

符迪偏要打破,因为他有困惑。他说:“贝贝好像有点儿嫌弃我情史太丰富,我总觉得她不屑跟我那什么。”

陶洲和:“报应。”

季霆:“你活该。”

“……”符迪轻笑一声,“哥们儿起码还是摸得着姑娘的。都跟你们俩似的,一个被甩,一个媳妇儿吵着要离婚。”

“停车。”

季霆跟陶洲和前后脚下了车,拦住了姑娘们的车。

“贝贝你去陪符迪吧。”季霆对梁贝贝说。

梁贝贝识趣地把空间留给这两对,临下车时还拍了下方幼宜的肩膀,说了声“加油”。

陶洲和对陶溪和说他来开车,陶溪和刚出驾驶位,副驾上的方幼宜也下了车。

“我来开吧。”季霆低声对陶洲和说道,又知会陶溪和:“溪和你去副驾。”

车子重新出发。

方幼宜贴着车门坐,视线落在车窗外。陶洲和低头看手机。陶溪和从后视镜里打量他们俩,收回视线,发现季医生在看她。

没有一个人说话。大家都不知道可以说什么。

陶溪和跟季霆有一周没见面了,两个人工作都很忙。中间打过两次电话,都是季霆主动,话题是提醒陶溪和少熬夜,注意身体。

那个意外而来又匆匆离开的小生命,成为方幼宜为这段感情画下的句点。如果陶溪和举例的那段无性婚姻的夫妻,情感的依托是精神,那她心里,她跟陶洲和的这一段,几乎是靠着肉.体关系在维系,不长久也是必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