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方向!

大乾憨婿 皖南牛二 1094 字 8个月前

男人对自己的大儿子,总是抱有更高的期望。

天心就是如此。

要是天心把自己心思都放在说书上,或者说,立志要在这一块走的更远,他也就不干扰了。

可孩子还太小了,若是他成年以后做出选择,秦墨绝对不说什么。

他儿子这么多,总会有人站出来挑起大梁来。

“爹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天心不住的哀求。

“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还给别人求情?”秦墨提溜起天心,直接让小六子把他送回宫。

等天心回到宫中,又被萧鱼柔给叫过去跪了小半时辰。

萧鱼柔可以容忍自己的儿子平庸,但是不可以容忍他做一些蠢事。

他是大皇孙,一举一动注定会被放大。

她其实没有让儿子去夺位的想法,但是大明的法律给与了所有皇子一个机会。

也许不是那么的对等,但相比其他朝代的明争暗斗,要好太多了。

就算失败,他们也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路。

“娘,我错了”天心屁股疼,膝盖疼,看着母亲板着脸,心里也知道,自己这一次闯祸了。

“你错那儿了?”

“我不应该偷摸着跑出去,更不应该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!”天心道。

“还有呢?”

“不诚实”

听到这话,萧鱼柔叹了口气,这个世道,太实诚的人是混不下去的。

可她总不能这么告诉孩子。

“你记住了,你马上就十岁了,以后,你每长大一岁,外人对你的错误容忍度都要少一点。

你要是三五岁,犯什么错都是小事。

你可以说书,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但不要偷奸耍滑,不要抱着侥幸心理。

你爹是什么人,是当世最聪明的人。

谁能逃的过他的眼睛?

知道你爹为什么这一次要揍你,还要禁你的足吗?”

天心虽然早慧,但太深层的道理,他不太懂。

秦墨并不希望太早的教孩子们这些残酷的东西。

宫内对皇子的培养,说白了,就是填鸭式的让一个孩子去理解成年人都难以理解的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