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永别了,京城!

大乾憨婿 皖南牛二 1099 字 8个月前

一句无药可治,让李新心沉了下去。

秦墨说的没错,阿祖的确朝着呆症的方向发展了。

说难过,其实也不难过。

毕竟阿祖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。

往前数数,又有几个皇帝能活这般年纪的?

说知足吧,又觉得难过。

总觉得自己以前亏欠太多。

等自己懂事的时候,才明白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父皇老了,阿祖也老了,母后老了,身边的人似乎都老了。

好些人也不在了。

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

“怎样,爷写的好不好?”李源一脸得意的道:“告诉你,现在京城卖的最好的,就是爷写的书!”

“好,非常好,孙儿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书!”李新的眼泪流到了嗓子眼,齁的慌。

“那就行,魏老狗,把这最新章发给景云,然后在发给说书馆那些人。”说着,李源又道:“这景云也真是的,这么久了,也不给爷写信,爷都没有素材写了!”

李新看了一眼案牍旁,秦墨让他带回来的信,再也忍不住,尿遁跑到了外面哽咽起来。

那压抑的哭声,满是后悔。

好一会儿,他才止住眼泪。

这时候魏忠走了出来,看着李新,“改过县男,您日后要是有空,就多来陪陪太上皇。

德国公说了,这病,越往后越越严重,到时候可能谁也不认识。

自秦驸马都尉离京后,这新书啊,已经很久没有发给说书馆了。

下面人催了又催。

老奴老了,头脑不灵活了。

也跟不上太上皇的节奏。

更润色不出太上皇想要的情节。

您看,您要是有空,就把那些稿子润色润色。

太上皇没得病前,这些书稿子可是他的宝贝。

他就一门心思想送一份好礼物给驸马都尉。

要是以后他记不起来了,您说他得多难受啊?

老奴迟早是要随着太上皇去的。

这书里有很多很多人,也有老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