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太平书!

大乾憨婿 皖南牛二 1114 字 8个月前

卧槽,忘记这个老六也是个厚脸皮了。

拱火不成,引火烧身了。

“父皇,你耍赖!”秦墨气的不行。

“快作,要不然”李世隆冷笑一声,“朕让你屁股开花!”

“行,作就作!”

秦墨跑到自己那一桌,猛灌了两大碗酒。

然后身子一歪,就倒向了杜有为。

杜有为眼疾手快,连忙抱住了他,“陛下,秦墨离魂症好像犯了!”

一下子,众女齐齐围了过去。

公孙皇后急的不行,“女医了,来了没有?”

“来了来了!”

冯谨连忙冲着女医招手。

一旁的丽妃甚至表现的比公孙皇后还着急,这可是老八最得力的干将,要是有个好歹,老八就失去了左右手了。

李世隆倒还算镇定,毕竟秦墨犯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但是李玉澜三女眼泪都吓出来了。

“父皇,您也真是的,明知道郎君有病,还逼着他作诗!”李玉漱哭着道:“要是郎君有什么事,以后再也不进宫了!”

“我也是!”

李丽珍脸都下白了。

李玉澜没说话,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秦墨身上。

女医给秦墨把脉诊断后,说道:“应该没有大碍,从脉象上看,就是有些肾阴虚,应该是最近太累了,在加上饮酒过度导致的。”

众女不由松了口气,不是离魂症犯了就好。

“父皇,母后,女儿就先送郎君回去了。”李玉澜长出口气,说道。

“回吧回吧。”公孙皇后点点头,然后不由的数落起李世隆来,“陛下,好在女婿没事,要是女婿有事,别说女儿了,臣妾也不想理你了!”

李世隆无奈苦笑,“感情朕里外不是人了!”

秦墨一离开,这晚宴也没什么滋味了。

李传玉后面一直都是强颜欢笑。

其他驸马也是正襟危坐,甚至都不敢喝酒,生怕惹得李世隆不高兴。

他们什么地位,心里还是挺有数的。

就在这时,窦遗爱过来了,“卧槽,憨子人呢?”